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信风文学网 >> 红楼行[综红楼] >> 翡翠

贾元春这一觉果然睡得不安稳,林翡和抱琴抱画三人也是好一顿忙乎。

次日,贾元春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体有些乏累,但精神却格外清明。

“抱琴。”

贾元春唤人,却发现嗓子有些发哑。

“小姐,你终于醒了。”抱琴听到叫唤连忙跑了进来,“王大夫的药管用,小姐也不发热了。”

抱琴确定贾元春身体好了,就开始忙前忙后。

这会抱画也点着一盆热水过来,开始和抱琴一起为贾元春擦拭。

“怎么就你二人?”

贾元春这会理智回来,看着忙前忙后的俩人皱了皱眉头,语气也带着些许不满。

“翡翠那丫头昨日与我和抱画三人一起守的夜,正在小厨房熬药,小姐昨夜发热,可是吓坏了奴婢几个,好在现在无事了。”

抱琴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其余几个小丫头早就吓破了胆,熬个药都哆哆嗦嗦的,总是失神烧干了药,还得翡翠亲自去才行,后来奴婢瞧着他们在这也是添乱,而奴婢三人倒也忙的过来,便没有唤他人来。”

抱琴看到贾元春面色好了些,又开口说道,“是奴婢自作主张了,还请小姐赎罪。”

“罢了,你说的对,真心对我的不过你们几个罢了。”

贾元春看到抱琴抱画眼底都泛着青色,也知晓他们说的是真的,忙乎了一晚上。

“抱琴姐姐,抱画姐姐,药熬好了,我拿到外间用文火热着,等小姐醒来还要在喝一碗才行。”

林翡手中端着药壶,掀开门帘也没抬头,轻声说着。

把药弄好在抬头发现外间根本没人。

这时内室的门帘拉开,抱琴笑吟吟地开口,“你这声音虽然放轻,可从这内室听的到还是一清二楚的。”

“抱琴姐姐,你怎么从内室出来,可是小姐醒了?”

林翡见抱琴的模样便知是玩笑话,咋了咋眼眸惊喜的问道。

“可不是,正念到你呢,你就进来了,快把药也拿进来,小姐这会精神好了,烧也退了。”

“那真是最好了,小姐可算是好全了。”

“快进去吧,我去给小姐那些吃食过来。”

“抱琴姐姐,小厨房内我熬养胃的粥,正在那温着,还有清爽的小菜,倒是可以先给小姐垫一垫,也省的一会小姐空腹喝药难受。”

林翡把熬的药盛好,正轻轻的用扇子弄温,听到抱琴的话连忙说道。

“好,还是你想的周到,我这就先拿过来。”

抱琴笑着点了点头。

内室的贾元春完全能听见外室的说话声,嘴角微微弯了弯,心底对林翡倒是更满意了。

到底是今上更胜一筹,最后太子被困在府邸听候发落。

不知太子是心灰意冷,还是什么想法,竟是把府邸中的妻妾儿女全杀了,最后自刎在太子府邸。

今上倒真的勾起了慈爱之心,想起小时候教育太子的时间,想起往日太子的孝顺,一时之间感慨万分,神情有些萎靡,甚至忍不住自我反省,是否他真的做错了。

但更多的还是迁怒,既然他没错,太子没错,错的就是太子身边那些挑拨的人。

张氏作为太子太傅,自然首当其冲,满门抄斩。

只要是参与反叛事情的家族都没有一个好下场。

贾府也是心惊胆颤,最后发现他们竟然没有被发落,想来是因为太子不重视他们,起兵时压根没想到贾府,倒是逃过了一截。

贾母,贾赦,贾政具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也愈发的小心起来,轻易不出府走动,就怕招了上边的眼。

只是……

王夫人听闻张氏一族均被斩首的事情,恨不得仰天大笑三声。

不过她也知道不能在人前表现出来,因此只是一个人在屋子内的时候笑几声罢了,然后便想着,怎么才能除去碍眼的张氏,以及那个占了贾珠嫡出长子位置的贾瑚。

左想右想,最后还是叫来了心腹周瑞家的,最后定了主意。

等林翡自以为太子事件已经过去,府中也安稳下来,却没想到贾府的大太太和瑚大哥儿居然出了事。

最后大房的子嗣竟只剩下了刚出生的小婴儿贾琏,被贾母抱在正房养着。

林翡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知道其中必定有事,但是她又能做些什么,且不说贾府人多,每日里走两步便会见到个人,就是她提前知晓消息,也不过是无力挽回罢了。

张氏和贾瑚的死便没有在贾府中激起过大的水花,毕竟现在二房掌权,张氏一族又已经无人,只是赦大老爷愈加颓废不争,整日流连美色罢了。

转眼便开了春,气候渐暖,但是春风却依旧冷冽,贾府已经出了孝。

只是因为年底发生的事,外头依旧紧张,一时之间贾府更是低调的不敢有任何动作。

当今一直精神不振,太子死后,连续发作了好些之前跟太子做对的受宠皇子,等到皇上在处理政事时,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幡然看过,竟是无一人是他满意的继承者,情绪更是瞬间低落,竟产生了禅位的想法。

到底在气候渐暖的时候,当今传位给了剩下的唯一还算可培养的皇子,也是之前最不受宠,被当今多番忽视,要依靠太子维护才能在宫中得以生存的六皇子,前朝后宫更是一片哗然。

贾府在得知消息后更是震惊,随后却是松了一口气,这位六皇子也算是太子一脉的,想来他们这些原太子党应是不用太担心了。

却不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

贾府没了在前朝的耳目,信息非常不通,此时想起贾元春已有十四岁,然今年本就是选秀年,又是新皇登基,应是扩充后宫之时,更是心思浮动。

就是贾元春自己,也是一样的心思。

也因此,从贾府中不断传出大姑娘生的好,日后必有大造化的传言。

贾母更是时不时的唤贾元春陪伴,心肝肉的疼着,贾府的一切用物也都先可着大姑娘这边。

贾元春这日看着下边送过来的簪子,即便她生在富贵窝,不是眼皮子浅的,也不得不赞叹,这次送过来的配饰确实款式新颖精巧,让她爱不释手。

“小姐真是配极了这个簪子,看上去竟像仙女下凡了,其他人可带不出这种感觉。”

林翡为贾元春梳了新款发型,正是搭配新送来的簪子,再配合发型化了新的妆面,弄好后顾自欣赏了下,便忍不住打趣。

“翡翠形容的可真是形象,小姐可不就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了,说出去,咱们啊,都是伺候仙女的。”

玲珑也在一旁凑趣。

“你们几个小丫头就会哄的我开心。”

贾元春面容端庄大气,从未做过这种装扮,一时新奇,再加上旁人的夸赞,她自己亦是觉得自己与平日不同。

“翡翠玲珑说的对,小姐这样的装扮真是让人流连忘返,舍不得错眼呢。”

抱琴在一旁听见几人的话也不阻止,见贾元春确实高兴也凑着说了几句。

玲珑听到抱琴的话,双颊倒是浮上一层粉色,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林翡面色不变,只是抿唇一笑。

“好好好,你们都有理。”贾元春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高兴的开口,“抱琴,我记得,之前我有收藏花簪,按梅兰竹菊雕制的,你去找出来,你们四个一人一支,谁也不能说我偏了谁。”

前段时间抱画被放出去嫁了人,此刻林翡,珍珠和玲珑均被提升为一等丫鬟,与抱琴平级,但他们都是以抱琴为尊,因为知晓贾元春最信任抱琴。

“那奴婢先在这谢小姐赏了。”

珍珠之前没插上话,连忙抢先开口,笑吟吟地看着贾元春,做了一个礼,毫不推辞的凑趣。

“瞧瞧,可给这惦记着我的东西呢,竟是都不推辞就谢了。”

贾元春笑着指了指珍珠,眼瞅着旁边的三个丫头说道。

抱琴眼神闪了下,笑吟吟的凑趣,“好你个珍珠,倒是让你抢了先,可是想先选小姐赏赐的簪子了。”

“还是抱琴姐姐懂我的心思。”

珍珠被抱琴的话转移了注意力,没有多思贾元春的话。

贾元春这里表面上倒是一片喜乐融融,那此刻贾母的住处便是弥漫着低沉的气压。

贾母处集齐了贾府的几个主子,丫鬟们都被遣散至门口守着,几个主子均是愁容惨淡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我的元春,怎生,就有了这些波折。”

王夫人本想说命苦,但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贾府富贵,再一个她认为贾元春有大造化,即便是无心之言都有可能折损了福气。

贾赦坐着没说话,看到王夫人模样也没反应,他内心也很可惜。

“闭嘴,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谁又能想到新帝会取消今年的选秀,太上皇还能同意。”

贾政被王夫人的哭声吵的心烦,忍不住呵斥。

“好了,老二,你媳妇也是着急。”

贾母也不耐烦,但此时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转头又眼巴巴得看向贾赦,“老大,你有什么看法?”

“母亲,儿子亦觉得可惜。”贾赦摇了摇头叹气去。

贾母见此,便知道无法了,也忍不住泄气,她本想着如甄家般,送元春进宫,为家族博富贵。

却没想,连机会都没有。

倏地,贾母一个念头从脑海中闪过,又很快否认,不行,贾元春好歹是国公府的嫡女。

贾家几个主子低沉的各回各处,谁也没想着告诉贾元春一声,不想让其跟着操心。

王夫人回到住处,本想着和贾政商量商量,却没想贾政也正烦心,下意识的想逃避,便不耐烦的去了赵姨娘那里。

气的王夫人倒仰,心里更恨赵姨娘那个贱人,只是现在贾元春的事情重要,只能暂时放过那个狐狸精。

王夫人左思右想,突然眼神一亮,对着门口喊道,“周瑞家的。”

“太太。”

周瑞家的一只手在门口,本来看二老爷离开,屋内王夫人摔打东西的声音,还不敢进去,可现在王夫人唤她,周瑞家的即便内心不愿,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王夫人把写好的信封好,递给周瑞家的,“你去找哥哥,带着信儿回来。”

“是,太太。”

周瑞家的松了一口气,结果信封郑重的回答,便转身出去了。

再说王子腾接到王夫人的信也是一阵头疼,但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小心思,暗自思忖了许久,最后提笔写了回信。

王夫人接收到哥哥的建议,心里虽然心疼女儿,但到底是荣耀和儿子占了上风,收好信后,便紧赶慢赶的去了贾母处。

“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贾母此时真的不想搭理王夫人。

“老太太,这不是我也着急元春的事,便和哥哥提了一嘴。”

王夫人顿了一下,还是无视了贾母语气中淡淡的嫌弃。

“哦?亲家可是有什么主意?”

贾母现实皱了下眉头,有些不满王夫人私底下联系娘家,转念想到王子腾现在在朝中的地位,内心深深的叹了口气。

“哥哥说,固然不能大选,但一年一度的小选可没取消,凭咱们元春的好样貌,哥哥在宫中再操作一番,倒也不是不能行。”

“你……”贾母气的把手中的茶盏摔了出去,“你可是大姐儿的亲母,堂堂国公府的嫡长孙女,怎么能去干那伺候人的活,即便是皇室,亦是,亦是……”

未尽之言贾母到底没说出口,穿着粗气目光冷冷的望着王夫人,可心中那一丝妄想到底是被挑起,只是还顾着脸面。

“这让其他勋贵之家知晓,你可知道,他们会如何在背后笑话咱们,而且当今是个什么性情,谁都摸不准,怎生大姐儿进去便会被看重?而且,你忍心娇养大的女儿进宫伺候人?”

“老太太,我是大姐儿生母,自是不忍心,可这也是为了大姐儿的人生,亦是为了咱们府以后的发展,我不忍心也得忍心。”

王夫人泪眼涟涟,手中扭着帕子一边擦拭泪水一边哭诉。

“哥哥说了,会联系甄太贵妃,自是不会让大姐儿做那普通宫女,会安排着进皇后的宫殿做女官,想来见到皇上的机会也更多,还能带个婢女进宫伺候着。”

王夫人一边说一边小心打量着贾母的表情,见到贾母脸色也带着些意动,更加劝说道。

“说起来,宫中还有太上皇在,太上皇一向重视咱们荣国府,想来大姐儿在宫中不会受到太大刁难,就是皇后也好顾及着些,咱们府中在多送些银两,元春是个聪慧的,只要把握住机会……”

贾母没有出声,但实际上,她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过了半晌,贾母才慢悠悠地开口,“就是要大姐儿先苦了些。”

“苦尽甘来,以咱府中地位,大姐儿又是个有大造化的,想来不会等太久。”

王夫人眼眸一亮,知晓事情差不离了。

“这事不急,大姐儿年龄还小,可以缓一缓,要找个好时机。”贾母表情淡定的说道。

“还是老太太想的周到。”王夫人面带笑容的附和道。

“这事还得麻烦亲家安排了。”贾母看着喜形于色的王夫人,眼底闪过一丝嫌弃,但掩饰很好的客套。

“老太太严重了,都是自家亲戚,就是大姐儿真成了,哥哥那边想来也是高兴的。”

王夫人连忙回道,但是她说的倒是心里话。

贾母点了点头,亦是和王夫人一样的想法,只是不好表现出来罢了,随后脸色又带着些许犹豫,“只是这事,还是要和元春说一下,要好好安抚。”

说到这王夫人脸上也带着一丝犹豫,毕竟是自己女儿,还是有些心疼的,“大姐儿是个明理的,想来她能明白老太太的一番苦心。”

贾母深深的看了王夫人一眼,叹了口气,“罢了,我就和元春好好说道的,你先回去。”

王夫人也不再多留,施礼起身离开了。

喜欢红楼行[综红楼]请大家收藏:(www.xinfengwenxue.com)红楼行[综红楼]信风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红楼行[综红楼]最新章节 - 红楼行[综红楼]全文阅读 - 红楼行[综红楼]txt下载 - 日日清欢的全部小说 - 红楼行[综红楼] 信风文学网

猜你喜欢: 大佬退休之后好一朵美腻的白莲花画劫山有木兮四界柳楚传末世之凶兽逆天驭兽师[尼罗河女儿]萝莉凶残佞臣凌霄穿书女配在线翻车穿书:主角入魔指南日和的桃源乡摄政王逼我披好马甲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黑月光诱我入魔道(加勒比海盗)啊,鬼!快穿之咸鱼的美好生活医修是个高危职业骑士都不是人该怎么办[西幻]一本正经修仙我有一千张面孔安息日白氏药庐[火影]被调包的Boss我的师弟是树妖
完本推荐: 荒古神帝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全文阅读鸿蒙仙缘[穿书]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奸佞全文阅读雪鹰领主全文阅读叶安全文阅读影视之妖孽人生全文阅读在那遥远的小黑屋全文阅读魔临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凤门嫡女全文阅读无敌从继承百亿灵石开始全文阅读大宋的智慧全文阅读老胡同全文阅读仙师无敌全文阅读九重天,逍遥调全文阅读拜拜[穿书]全文阅读超能农民工全文阅读大讼师全文阅读傲世九重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梦主彼岸之主西游:刚上封神榜,加入聊天群!北雄数风流人物长夜余火超越狂暴升级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赝太子海贼王之我是玄武重生长姐种田忙末日拼图游戏流年撷萃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娘娘进宫前有喜了龙图案卷集·续我的1978小农庄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寒门祸害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凌天剑神最强穿梭万界系统无限进化之末日帝皇源赋世界我要做秦二世兰若蝉声元希修真录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红楼行[综红楼]最新章节手机版 - 红楼行[综红楼]全文阅读手机版 - 红楼行[综红楼]txt下载手机版 - 日日清欢的全部小说 - 红楼行[综红楼] 信风文学网移动版 - 信风文学网手机站